王不辣鸡耀

随缘更新
佛系写手

想写abo
不会开车的那种_(´ཀ`」 ∠)__

【all金】蓝天

人物ooc是绝对的
勉强算金的生日贺文吧(??)
题目和正文并没有什么关系,乱取的
我又开始文艺了(呕)



我一睁眼就是无尽的黑暗。

我到底是什么呢?我常常在想,是虚无缥缈的人格还是他不切实际的幻想,我自己也分不清。

他与我不同,他是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拥有和他名字一样的金色短发,还有一双雨后晴空般的双眸,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声音是什么样,我甚至怀疑我是否真的存在着。

他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而我只能孤独的呆在这无尽的黑暗中。

我每天都只能在黑暗中看着他笑,哭,生气,愤怒。尽管他情绪很多样化,笑却占据了大部分,对那个头型像芦荟的少年时灿烂的笑,对和他长得很像的哥哥时开心的笑,还有很多很多……

我也好想要他对我笑啊。

这个想法在我心里盘旋了很久,我想和他说话。

终于有一天,我向正在和哥哥聊天的他搭话了。

「金。」我没有抱希望他能听见。

原本正在兴致勃勃跟他哥哥炫耀今天在学校做手工被老师夸奖的他愣了一下,迟疑地看了眼四周,我意识到他能听见我说话!

“金,怎么了?”秋正专心听着自家弟弟的事情,说到正兴起的时候金却停下来四处张望,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唔…哥哥我刚刚好像听到有人在叫我。”金的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秋皱着眉也看一圈周围,“家里只有我们,金你是不是听错了?”

“是吗…应该是吧!”既然哥哥说是自己听错了那就一定是自己听错了,金很快将这件事抛在脑后。

我忍住想继续和他说话的欲望,不能让他哥哥发现我的存在,否则我将真的不复存在,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想法顿时出现。

“好了,金,已经很晚了,该睡觉了哦。”秋摸着金的脑袋。

“嗯,哥哥晚安,啾~”金在秋的脸颊上落下一个晚安吻。

我知道我和他说话的时机来了。

「金……」我很怕他会装作听不到我的声音。

“??!”他一下子从铺里坐起来“你是谁?刚刚也是你叫我的?”他紧张的打量着周围。

「我也不知道我是谁,你看不到我的」

他在确定找不到我后选择放弃,趴在床上那双蓝色的大眼睛却在到处瞟“你是幽灵吗?”

「不,我不是幽灵,如果我是的话你会害怕我吗?」

“唔…”他撑着小脑袋想了想,“不会!你又没有欺负我,我为什么要害怕你呢。”下一秒他好像想到了什么,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亮。

“那我们做朋友吧?朋友间是不会相互害怕的!”

「朋友?」

“对,好朋友!”

「好。」心底的喜悦无法用言语形容。

最后我们约定他不会将我的存在告诉别人。

自那以后,他每天都会告诉我他今天在学校里发生的事,和遇到的人,虽然我每天都能看到他的事,但是我更喜欢他主动和我讲这些事情。

这样子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他哥哥突然失踪,原本他的状态还算乐观,但是时间长了,我能感觉到他的精神状态不太对劲,在那天晚上他被那个叫格瑞的家伙强制要求睡觉醒来后……

我占据了他的身体,镜子里的“他”,不,不是他,应该是我,白色的头发和猩红的双眼,我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转过身,不意外看到格瑞震惊的神情。

我和那个格瑞打了一架,结果势均力敌,心里的愤怒宣泄完后就晕了过去,再醒来时我又回到了熟悉的黑暗中。

格瑞在金清醒后,和他谈了一下关于我的事情,金很震惊不知道格瑞怎么知道我的事。

“格瑞你说什么呢!怎么会有另一个我?”金慌乱的辩解到。

看来在我出现的时候金是没有记忆的,「金,他已经知道我的存在了。」

金听了我的话老老实实的坦白了,格瑞沉思了一会,并没有告诉他我出现的事,这事也就这样不了了之。

最后秋还是没找到,金也在格瑞和金的那些朋友的引导下慢慢走出阴霾,但金依然没有放弃寻找秋。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流逝,原本平静的生活在金升入高中时出现了一丝意外——嘉德罗斯。

那个九岁儿童对格瑞格外的看重,因为金经常出现在格瑞旁边,老是莫名其妙找金的麻烦,我好几次想出来把他打一顿,金阻止了我。

记忆深刻的一次是金放学后,被几个高年级的垃圾堵在角落里,就在我想出来的时候,嘉德罗斯不知道从哪带着他两个跟班走过来了,最后的结局是那些垃圾被打的头破血流,仓皇出逃。

“嘉德罗斯,谢谢你救了我啊,没想到你是个好人啊!”金崇拜的看着嘉德罗斯。

“哼,谁要救你这个渣渣了,渣渣就是渣渣,连这种虫子都打不过。”嘉德罗斯扭过头不屑抱胸。

“老大明明是你主动……”雷德话还没说完,就被嘉德罗斯赏了一棍子。

“走了。”嘉德罗斯转身离开,雷德和祖玛跟了上去。

“嘉德罗斯意外的是个好人呢!”金对我这样说到。

「大概吧。」

我看到金这样夸奖别人我很不高兴,但是金好像很久没这么开心了,我只能附和他,心里希望嘉德罗斯能打破金对他的好印象。

自那以后金变的跟以前不一样了,对嘉德罗斯的关注也多了一点,嘉德罗斯也用着别扭的方式关心着金。

如果看到这里我还不懂的话,那我才是真的自欺欺人。

虽然很不甘心,但是只要他是快乐的……

在毕业的那天,金已经下定决心了,他要对嘉德罗斯表白,当金告诉我他的想法后,我张口欲出的阻止还是未能说出口。

金将嘉德罗斯叫到了阳台上,嘉德罗斯大摇大摆的上来时看到这个样子隐约猜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还是那样,只是耳朵却红了大半。

金不安的攥着自己的衣角,一步也迈不出去,我叹了口气。

下一秒金感觉自己背后被谁推了一把,耳边的声音既熟悉又陌生「加油。」

金一下子撞进嘉德罗斯的怀中,他抬起头。

“嘉德罗斯,我喜欢你。”金的脸颊通红。

“渣渣我也不讨厌你。”嘉德罗斯抱住了金。

我周围的黑暗逐渐化为光点消失,我知道我的时间到了,他已经不需要我了。

金被嘉德罗斯搂着下楼时,在推开天台门时回过头看了一眼刚刚他站的位置。

“渣渣怎么了?”嘉德罗斯注意到金的动作。

“没什么,只是觉得我好像忘记什么了。”金也有些疑惑,最终还是关上门走了。

我目送着他离去,直到他的背影被门阻挡再也看不到时,我抬起头一阵晕眩,蔚蓝的天空像极了他的眼睛。

金生日快乐!

嘿嘿嘿挖坑大队

给自己要挖的坑列个表

1.师徒pa  【主嘉金all金汤底】

2.abo世界【all金段子向】

3.段子集??【all金】

4.旧设金x现设金x黑金【大概会很短,争取一篇完】

5.情爱妄想症【主嘉金all金汤底】

6.吸血鬼pa【主嘉金all金汤底】

emm我对嘉金是真爱了
这些怕不是要写到明年(??)

不动明真可爱

哈哈哈哈我要写这个

【all金】他的小镇

文笔小学生
ooc是绝对的
逻辑已死
写完发现我不适合文艺还是喜欢沙雕
我的文居然有标题了
……………………



【在赋予您神使之位前,请问您的愿望是什么?】

【复活所有参赛者】

【这可违背了大赛规则,恐怕不行呢,不过,倒是有一个办法……】

……
……
……
……

【您意下如何?】

【可以,我接受。】



蓝天是他的眼   (安金)

安迷修对自己如何到这个地方的事情没有任何记忆,原本记忆中的他应该在参加凹凸大赛,不知道为何到了这样一个祥和宁静的地方。

“谢谢你帮我找回项链,安迷修。”金发的小姑娘紧握着手中的项链对安迷修鞠躬道谢。

“为美丽的小姐效劳是在下的荣幸。”安迷修也回以绅士礼。

跟帮助过的姑娘道完别,安迷修无所事事的走在街上,看着眼前一派和谐景象,安迷修隐约感到一丝违和,这里和记忆里的世界完全不一样。

一个月前他在城镇外面的树林里苏醒,记忆丢失了大半,迷迷糊糊进入了城镇,城镇里的人和他的情况一模一样,只不过是苏醒的时间不一样罢了。

安迷修想恢复之前的记忆,但只要一想脑子就一抽一抽的疼,不得不使他放弃回忆。

“今天的天也是蓝色的啊。”安迷修望着天自言自语道。

“傻逼骑士又在自言自语什么呢?”雷狮抱着臂从西边走来,“恶党注意你的言辞!你不也是天天看着那片海。”安迷修也回怼过去。

“呵,”雷狮不在意的从安迷修身边经过,“本大爷可跟你犯傻看天不一样。”

安迷修气结,但是雷狮已经走远。

安迷修喜欢看天发呆已经是全镇人都知道的事了,也有人问过安迷修为什么如此执着于这蓝天,安迷修想了很久。

“在下也不太清楚那种感觉,只是觉得这蓝天很温柔,在下很想守护这蓝天。”安迷修回答时还带着笑容。

海洋是他的血液(雷金)

海盗对海总是带着别样的感情,雷狮作为海盗亦不能免俗。

他一醒来就好像被什么召唤一样往西方的那片海走去,延伸到远处的海和天完全融成一体,一阵阵海浪轻轻打上沙滩,空气里透着一股咸味,吸进去凉凉的。

雷狮踩在沙滩上,跟着翻涌的浪花走进蔚蓝的大海,直到海水淹没到小腿肚,雷狮才如梦初醒。

“雷狮,你见过海吗?”

“ ⤸⤾ 我可是星际海盗。”

“哎呀,我说的是那个蓝色的大海,登格鲁星连物资都很少,更不要说海了,我真的好想看看海是不是他们描述的那样美丽! ”

“有机会的,和我一起。”

回忆戛然而止,记忆里最后回应他的是一张模糊的脸,看不清脸的样子,但是雷狮知道那张脸在笑。

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确定“他”在笑呢?

冰冷的海水拍打在雷狮的小腿,身体里的血液却抑制不住的沸腾,心跳加速,附和着水浪拍打的节奏。

雷狮感觉到自己发自内心的兴奋,他以为是自生为海盗对海的亲切感,但又觉得不一样,心底的那份兴奋是甜蜜的。

自此,雷狮常常来这片海域,失去记忆这件事对于习惯掌控一切的他烦躁不已,不过只要接触到这片海,内心却意外能平静下来。

雷狮凝视着平静的海面,那段对话一直盘旋在脑子里,那个模糊的身影也一直在他心里。

“你,到底是谁呢?”

森林是他的心脏(卡金)

卡米尔今天也带着一盘精致的甜点进入了森林,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做。

卡米尔比雷狮和安迷修都先醒来,尽管是陌生的地方,卡米尔还是冷静的思考着所有的可能,他和大哥应该在凹凸大赛,这难道是什么新关卡?

周围是郁郁葱葱的树林,他所躺的地方是一个木桩,与周围的参天大树十分违和,卡米尔感受不到任何危险的气息,但是还没有找到雷狮他不敢掉以轻心。

最后他走出了树林,遇到了正在拾柴火的格瑞,他戒备的看着格瑞,格瑞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抱着柴火转身离去。

卡米尔皱了皱眉,也转身离开了这里,走到了镇上,小镇安详宁静的模样着实让卡米尔吃惊,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依旧寻找着自家大哥的踪影。

后来卡米尔意外的在树林外边躺着的安迷修,那时他刚刚从树林深处那个木桩出来,他思考了一下,安迷修是大哥的死对头,不管为妙,然后回到了镇上,没过多久卡米尔看到安迷修出现在小镇。

卡米尔为什么会从树林深处出来呢?他喜欢做甜食,但是只要他一做出美味的甜食,脑海里就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张面孔——一张看不清的脸。

“卡米尔你好厉害啊!”

“⤾你喜欢就好。”

“我可以尝一尝吗?”

“可以。”

卡米尔能感觉到记忆里自己的紧张。

“哇,真的超级好吃,卡米尔你真是天才!”

然后呢……然后他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所以他每次做甜点,那些对话就会蹦出来,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指引他去森林的深处。

他为了清楚那种感觉,每次都会将甜点带到那个地方,说来也奇怪,神经向来紧绷的他只要一到那里就莫名奇妙的感到放松。

卡米尔将精致的甜点放在树桩上,伸出手抚摸着树桩上的年轮,手心传来温热的感觉,好像在和某人合掌。

“如果我能想起你,你是否能出现。”




谜底揭晓
金做了交换,用自己的神格去滋(复)养(活)凹凸大赛的所有人的原力,这个小镇只是一个容器,等时间到了,所有人都会回到现实,除了金。

嘉德罗斯会在意金什么东西呢?
武力值还是他的目光
雷狮会在意金的什么东西呢?
是单纯的占有欲作祟还是他的利用价值

啊啊啊我还是人物理解不透彻啊
求助Orz

嘿嘿嘿都是些好梗啊,找时间想想怎么写
瑞金的那个可以开车啊

想写all金论坛体(发智障表情包)
但是emmm我没有电脑,手机真的不可以插入图片吗